发表网官网 学术咨询:400-888-7501 订阅咨询:400-888-7502 股权代码 102064

好男孩的一百种死法(组章)

秦俑 中国作家协会; 河南省小小说学会; 郑州市作家协会; 《小小说选刊》
  • 男孩  

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快,慢递男孩只想活得慢一点。他从不坐飞机,高铁也嫌快,能走路就走路,能骑车就骑车,不行就搭公交。实在要出远门,绿皮火车也还不错吧。那种一天到晚“咔嚓咔嚓”的声音,让他觉得生活的火气没有那么重。

  • 好男孩的一百种死法(组章)

    作者: 中国作家协会; 河南省小小说学会; 郑州市作家协会; 《小小说选刊》 秦俑

    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快,慢递男孩只想活得慢一点。他从不坐飞机,高铁也嫌快,能走路就走路,能骑车就骑车,不行就搭公交。实在要出远门,绿皮火车也还不错吧。那种一天到晚“咔嚓咔嚓”的声音,让他觉得生活的火气没有那...

  • 半日(短篇小说)

    作者: 中国散文学会; 北京市丰台区作协 薛海燕

    大巴车呼啸而去,喧嚣声也渐行渐远,林潇潇独自站在鸽子广场旁的人行道上,彻底蒙了。阴差阳错,跟团旅游眨眼间变成了她一个人的自由行,她得一个人度过整个下午。导游小尹告诉她,下午六点,大巴车会准时返回这里来接她...

  • 诗歌三首

    作者: 中国诗歌学会; 河南省作家协会; 河南省诗歌创作研究会 王道成

    守着一树柳丝,握紧江南打听一只鸟的去向三月的雨,扑向温柔的河面,偷窥每一位路人守着一树柳丝,握紧江南打听一只鸟的去向三月的雨,扑向温柔的河面偷窥每一位路人,水质的春天带着优雅的琴韵,走出拱形的石桥雨巷和亭...

  • “黄泥湾风情”小小说五题

    作者: 中国作协; 河南省小小说学会 江岸

    狗恋蛋小时候,黄泥湾家家户户都很穷,但是,记忆中狗却特别多。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家庭都要养狗。看家护院?家里又没有值钱的东西。何况,人都吃不饱,哪有多余的粮食喂狗呢?

  • 四季,透心的甜美

    作者: 门源县志办公室; 中国作协 马文卫

    春真的,荒芜了整整一个冬天后,发现地面上透出了一根嫩嫩的草芽,带给我们的是震撼心灵的惊喜,随之而来的是孩子们的一阵欢呼雀跃:春天来了!春天来了!

  • 看社火

    作者: 灵宝市文联; 河南省作家协会 王荀

    戊戌年的元宵节,乍暖还寒,行政机关和家属楼的门前,大红灯笼高高挂,到处都沉浸在欢乐祥和的喜庆氛围中。

  • 城里边也出太阳(短篇小说)

    作者: 不详 张洁方

    夕阳拽走了气哼哼的儿子,把气哼哼的老子丢进了夜幕里。

  • 落寞的五块钱(短篇小说)

    作者: 河南省小小说学会; 信阳市作协 刘加军

    那是一个割麦栽秧的大忙季节。中午放学后,小虎急急忙忙往家赶。从学校大门东拐的小土路,是回家的近路。中间要经过一个田冲,一条小河蜿蜒穿过田冲,沿河两边栽着两排大叶柳,或绿或黄或灰,应和着季节,也应和着两岸的...

  • 从《边城》到《边城之殇》

    作者: 北京工商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 刘莉

    初读倪章荣的《边城之殇》,读者很容易联想到沈从文的名著《边城》。这不仅仅因为小说名字的相似,而且因为故事发生的环境完全相同——湘西的茶峒,就连主人公的名字、命运都很相似,更何况《边城之殇》中多次出现“沈...

  • 老街爷们四题

    作者: 中国作家协会; 河南省小小说学会; 洛阳市作家协会; 洛阳小小说学会 刘建超

    班爷老街把有些人称为爷。被称为爷的人与年龄辈分没啥关系,男女老少一家三代都可以称呼其爷,爷讲的是你在老街的威望知名度。

  • 袁卫平的诗

    作者: 不详 袁卫平

    家乡的河流,我的鱼鹰,游进了八月,在《水调歌头》的词牌里,船篙上淌下一摊血,在故乡河流左岸梨花万顷时.

  • 鱼老板的猫

    作者: 洛阳文学院 杨亚丽

    十有八九的人,会以为那只白猫想吃鱼。它半蹲着,一爪撑地,一爪时而攀着盆沿儿,时而撩拨着水花。一撩再撩,水花溢进雨里,夹杂着白色的鳞片,不动声色地与一片污秽混在了一起。一米见方的红塑料盆里,几尾鲳鱼或者鲫鱼,...

  • 墨白小小说二题

    作者: 不详 墨白

    春风路74号柜台里那个长着一对蚕眉的女子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我们问道,谁叫孙光明?

  • 命犯桃花(短篇小说)

    作者: 中国作家协会; 河南省文学院 张中民

    1我舅舅陈永年短暂的一生与一个名叫芸的女人有关。他们的爱情故事当年曾在小镇上轰动一时,所以直到现在提起时,还会有人感叹不已,甚至不无惋惜地说,命犯桃花,合该如此!

  • 沉默的石头(组诗)

    作者: 商丘市作协; 河南省诗歌研究会 刘海澄

    冰凌不知道要戳瞎谁的眼,雪絮不知道能温暖谁的心,倒骑着风马追落叶的诗人,不知道把迎面扑来的沙粒,艰难地吸进肺中,又徐徐吐出来,要幻化成怎样的雾状文字,他要逗引看到这文字的人,是在品茗中哼曲.

大观

省级期刊 审稿

关注 18人评论|0人关注
相关期刊
  • 世界汉语教学
    CSSCI南大核心期刊   旬刊
   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
  • 小说评论
    CSSCI南大核心期刊   旬刊
    陕西省委宣传部
  • 语文知识
    省级期刊   旬刊
    郑州大学
  • 疯狂英语
    省级期刊   旬刊
    中文天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
  • 大观
    省级期刊   旬刊
    开封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  • 当代小说
    省级期刊   旬刊
    济南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  • 中国语文
    北大核心期刊   旬刊
    中国社会科学院
  • 语言教学与研究
    北大核心期刊   旬刊
   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
  • 当代语言学
    CSSCI南大核心期刊   旬刊
    中国社会科学院
  • 方言
    北大核心期刊   旬刊
    中国社会科学院
  • 汉语学习
    北大核心期刊   旬刊
    吉林省教育厅
  • 语言文字应用
    CSSCI南大核心期刊   旬刊
   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
服务与支持
发表服务 期刊投稿 加急见刊 订阅咨询 返回首页